Lux

我见青山不如何,青山见我亦如是。经常改名,曾用笔名:顾夷则,Lux, 陆含光,晏亭之。

一个丹东/萝卜丝长篇的片段。

“而我们都为人权与民权战斗,乔治,这是你我之间存在的某些东西的基础。倘若理想改变了,那么默契,信任,或者其他的什么……必然因此荡然无存。”

丹东安静地凝视他的双眼:现在他不再是即将上任的国民公会议长,不再是一个可能反目的政敌。这个男人依旧穿着鲜艳的红衬衫,修剪干净的嘴角还留着仿佛从回忆里飘来的烟草气味,现在这个男人看起来更像罗伯斯庇尔了,这是他的马克西米利安。

“当然,人民的权利应该被放在第一位。我们的理想是共同的,我的信念从未改变。”

于是他这样答道。其实他还想再多说些话,今夜他突然很想和这位老朋友久违地聊聊天。

或许不止聊天。

罗伯斯庇尔对此了然。如果丹东胸腔内正发热的情感能稍微冷却几秒...

关于Lorenzo Da Ponte生平的阅读笔记。(1)

8.24

出身犹太家庭,父亲、他本人、两个弟弟的本名分别是Gaspare, Emanuele, Baruch, Anania。在大教堂接受主教主持的洗礼后获得基督教名,Gaspare, Lorenzo, Girolamo和Luigi Da Ponte. 其中Lorenzo Da Ponte正是这位主教本人的名字。(Gaspare皈依的目的可能是为了与当地一位信教的女子结婚。G当时四十一岁,女方十七(。)

同样,在十一岁的家庭教师被证明品行不端后,父亲就没怎么管过他学习(……)皈依后Lorenzo和弟弟Girolamo在主教的资助下才进入修道院进行系统学习。

在学校Lorenzo与最好的朋友之一...

“我已经把人虎打败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家呀。”

侦探社:
(“是个拨错号码的。”——by安定挂断太宰治)

1830年Gaertner柏林系列中的国王街,虽然提前了50年,但这是我印象里接近森鸥外先生留德时期所见的景色,也是《舞姬》的初始地。后两图为爱丽丝倚墙哭泣的旧教堂,已于战争时期损毁,不再对外开放。

从繁华大道穿过街角,阴暗处能相逢一位如萤火之烛一般甘愿在他惘然生命中摇曳的少女——而后、则任疾祸诞生于繁花。在我看来着实是最高的浪漫主义。

We Need To Talk About Akutagawa《凯文怎么了》架空设定

文/陆含光


Note:

1. 织太已婚,芥、敦为收养的孩子的设定。关于织田作的五个孩子,改成了没有血缘但在一定程度上接受资助的关系。

2. 书信体,天雷狗血,人物OOC,注意避雷慎入。

3. 背景改自小说《凯文怎么了/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同名电影B站可看。大致情节为不想要孩子的母亲生下第一个孩子后家庭关系出现问题,最后儿子杀害了父亲妹妹和十几名同学之后被捕的故事(。)小说原文是母亲在儿子入狱后以写信的方式对死去的丈夫剖析自己的心路历程。

4. 太宰心理医生,武装侦探社是心理咨询师诊所。织田作职业代解锁。...

文野群像——百年孤独文风尝试

*我流全员,无异能力设定。十九世纪前叶日本移民普鲁士背景。OOC模式已开始。有玩三次文豪梗,然而看不出来。绝对是坑。

*横滨是个大家庭。


  多年以后,太宰治面对风靡普鲁士贵族少女社交圈的宰中心同人本,很难不想起父亲森鸥外带着他偷窥小妹爱丽丝手绘双黑耽美图的那个下午。当时他们还没有搬进柏林那座牢固的大房子,小女孩靠着矮脚马拿炭块在粗布上涂抹,太宰扒开草棚的缝隙往下看,她笔下两位兄长的轮廓模糊、膨胀,活像两条尾鳍交缠的死鱼。


  他们才刚刚抵达西方大陆月余,因不会洋文连跟附近邻里进行基本沟通都做不来。每隔半个月唯一能说几句当地话的夏目都会...

织田作与黑暗时代【序(2)】

(继续安吾视角)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的眼前是彻底空掉的玻璃杯,和趴在吧台上看上去快要死掉的一个太宰。


  “原来安吾是喝醉了会抱怨工作的类型啊,”我看着这家伙狂笑不止地把脸从木桌表面拔出来。“我还以为安吾从出生起就是戴着眼镜超级严肃的冰块脸了呢,没想到也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不。那个诡异的形容词暂且不论,前面说出了相当过分的话吧,这个笨蛋。


  “有烦恼的话,的确说出来会好受一些。”被太宰戏称为治愈系男子的人说道,还是那种平淡念着台词一般的语气。...


织田作与黑暗时代【序(1)】

文豪野犬/织田作与黑暗时代

Note

*身份操作注意。干部织,底层成员宰,情报员安吾(。

*我流织安太,我流全员。我流OOC。

*严肃崩坏警告,慎入。


  对于我们文人而言,人类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因为人类的心理,就像无止尽的复杂迷宫,所以文学才得以存在。

  “既然你这么了解人心,为什么会写出那么不入流的小说呢?“每次这么问他时,他便回答:“哈哈!就是因为写不出好小说,才那么清楚犯罪心理啊!

         ——坂口安吾《不连续杀人事件》...

关于垮掉派史向与KYD电影细节的一些笔记。

*Lucien 18岁自杀是通过把头伸进烤箱的方式,非常神奇的是他没有毁容。

*Allen的母亲早在他入学之前就多次因为精神分裂入院,而不是入学前才被父亲送往医院。

*根据法医鉴定。Lucien刀捅David但后者不是立即死去,而是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被Lucien推进河水最后溺水而死。

*Lucien谋杀案前垮掉圈在酒吧聚会,喝酒直到酒吧关门。在那之前David已经提出要加入Lucien与Jack的出海小队,L和J没能拒绝。聚会结束之后Lucien和David拎着没喝完的啤酒到公园聊天,一直到发生争执谋杀发生。

*Lucien一直到天亮,从酒精里清醒后才去寻求建议。他首先向W. Burroughs求助...

【文豪野犬/伪织太】深海鱼

*假车,碰碰车,半途翻车,飘移失败。
*超级短。

——那件事的发生实属突然。

感谢织田作具有的某种泰然特质,现在才能平稳地摆动手指,把友人身上紧紧缠绕几近窒息的绷带一一解开取下。

尽管内心有一部分正毫无动摇地进入崩溃状态,处于理性一侧的织田作却也仅仅是皱了皱眉毛便接受了现状。这绝不是轻易就能合理化的情况,但发生在太宰身上就显得理所当然了。前杀手干脆地放弃了思考,指腹划过对方微凉的体表,那触感令他无端联想起了深海。

“别碰了,织田作。痒。”

太宰抱怨的声音也似乎掺杂了冷水的气息,但那一丝冷意很快就在手指的触碰下蒸发成雾。对方扭动着身体想从他手下脱身,反而被牢牢按住。

“你会摔下去的。”

仿佛解释一...

音乐界迎来了一次天启。(Sam W: 我不是为了这个拯救世界的。)

【HP/GGAD】魔王什么的不干了啦!

词/陆含光


放弃啦,不干啦

当个魔王累死啦

尼玛费尽心思到美国来到底为个啥

放弃啦,不爱啦

到手的西瓜头给他跑啦

斯卡曼德还长雀斑他到底比我强在哪???


炸个学校搞搞新闻是我乐意

每天还能去邓家揍揍他弟

谁知道今天阿尔特别生气

我先跑路回头再哄你(么么哒~)


又告诉我霍格沃茨才是拍摄场地

赶跑结果就是被雪藏到底

垃圾编剧!垃圾编剧!

只好去FB剧组拍个续集


看着人家的魔王都很刺激

收收废铁修修鼻子很有创意

怎么轮到我了就不能装逼

cosplay部长只因为我发福啦!别掉我码啊!

汉堡薯条太好吃我要给阿尔安利 


放弃啦,不干啦...

存脑洞。Lex/James水仙。

企业总裁Lex/办公室王子James。

James从俄国人开的公司跳槽,旧老板提供的工作乏味单调,James轻易就能获得青睐,自信心膨胀到了顶峰的James决定干一票大的。这时他在一次商务晚宴上结识了LexCorpHR负责人,并希望得到这家大型企业的职位。

但Lex本人其实就出席了那次宴会。不巧的是Jame事先并不认识他。James在晚宴上泡妞——带姑娘去阳台谈星星月亮的路上不小心撞到了Lex,然后他开了个玩笑逗姑娘并没有认真道歉。HR经理不知道这件事。他对James印象很好,于是安排James到LexCorp先从学习业务做起。

风平浪静半个月,James已经凭借高超手腕转正,并且受人爱戴。直到这一...

❤️

Teyvat方舟翻译组官方账号:

最远的距离莫过生与死

The Longest Distances Between the Two Places

————————————————————

Scarface中心,亲情向。

————————————————————

p1组徽

p2授权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1436414/1/The-Longest-Distance-Between-Two-Places

原作者:JinkyO

————————————————————

文探:晏亭之

文审:Kath

翻译:晏亭之

英校:莱斯

中校:花镜

终审:莱斯

外交:晏亭之,莱斯

————————————————————


那头肥猪从保险箱电子锁上撤回手指,露出了获胜般的笑容。Anthony下巴破了道口子,鲜血淋漓,他的视线牢牢锁定了Dominic的二把手并咧嘴回以一记讥笑。空气在能量的迫使下收缩紧绷。什么都无法超越死亡,Anthony心想,而正是他造成了这一切。


大雪覆盖了整座墓园,开阔的地形任凭寒风肆虐。Anthony嘎吱嘎吱踩过满地新雪,下巴缩进衣领,双手深深藏进口袋,一路穿行为他的老板牢牢地挡住风雪。明天暴风雪将沿着海岸线继续前进,直至撤离这座城市,而他们其实应该等到那时候再行动。三号或者四号——他怀疑Marlene女士根本不会在意这点差别,但显然他的Boss更注重礼仪,所以Anthony只能默默把意见咽回肚里,然后顶着深冬的大冷天开车送Boss去墓地。他们一路跋涉穿过公墓,林立的墓碑与更远处高耸的摩天大楼破坏了平直的灰色地平线。Anthony看着Boss把生日礼物的红玫瑰放在他母亲墓前。“无论死亡何等残酷,它永远无法剥夺一个人的爱。”他说。


他又变回了那个手里拿着父亲剃刀的男孩,锋利的刀片正刺进父亲的喉咙。一开始还有些犹豫——刀片从某个角度切下,划破皮肤,刺入他父亲的颈动脉,一串串血珠止不住地溢出伤口。但他没想到的是他父亲还能喘着粗气保持清醒,并且奋力推开他。所以Anthony不得不拔出刀片——这回是一刀横切,利落地割裂了颈静脉。然后他啐出溅进嘴里的血沫,注视着他父亲眼睛里的那一点生机渐渐熄灭。


Carl—— 骨瘦如柴的爱尔兰男孩就站在他身后向他伸出手。

Anthony—— 他回答。

Wayland的少年教管根本不能算作是家。几个月前Anthony的童年就已经被一片不算锋利的剃刀刀刃割得支离破碎,但他还是握住了Carl的手。


热量如同水面上的涟漪,以嵌入墙壁的保险箱为中心开始扩散。他的眼窝骨被打伤了,而他忍不住怀疑起那缓慢延展开的变了形的空气究竟是现实还是他混乱的视野带来的幻觉。随即他感受到后脑勺的头发被一阵热风掀起来,燃烧的气体特有的那种又酸又苦的味道燎过他鼻腔内部的穿环。尽管这不在他们一开始的计划内,但好歹起了作用。他们本应提前设置好保险箱,这样他们就能从后面的楼梯一起安全离开。他们本应和Bruce汇合,开始应急预案。他们本应列一个名单,Anthony本应照着单子去找Gino,Sal,Vincent,Frank,Ricardo,让那帮混账叛徒付出代价。Dominic和他手下的小喽啰不过是马路上的一块小坡。Boss以前曾经统治这片区域,而他还能再次当上老大。Carl和Bruce能再次控制这片地区。


火苗已经攀上他的胸口,那感觉比肺部被刺穿还难受。比第一次被跟Wazowski和Novak一块锁在反省室更难受。短裤堆积在他脚踝周围,手掌摊平按在墙上。Carl和Bruce在他的下铺床上等他被保安放进来。他们帮他清理干净,所以他才没有死掉。


Go!


没有所谓折中的办法。他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办法走到楼后面摇摇欲坠的楼梯里。他的肩骨在开枪时就碎了。他被Dominic的手下推搡着倒在了绿地毯上。很可能在他们对他又踢又踹时,肋骨折了几根,碎木屑刺进了他的脸颊。他感到肾脏不舒服的绞紧。John必须保护好Carl,带他离开燃烧的大楼然后把他送回Bruce那边。即使他们中途改变了计划,计划还是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同一个结局:Carl必须活下去。


Carl现在不应该接电话。John可能已经死了。他们的计划可能在这种时候又出了大篓子。


那个胖子在保险箱的键盘上输入了Marlene的生日,激活了Anthony之前装的炸弹。他拉住Carl的胳膊,带他穿过一片墓碑和积雪回到车子里。“Anthony,最终,爱超越了一切。”


————————————————————END

方舟处女作,希望你能喜欢


【描写挑战三十题/十四】山。

#14. 日记形式心理描写,含对他人心理的幻想。
#赌输产物(。

《源稚女的日记。》

八月二十七,雨后初晴。

体育馆被拆掉重建了。

我很早就到了镇上,车停得远,一个人背包去叩了印象里一处民宿的门。这么多年过去,女主人还依稀是当年模样。她没认出我,把我当作都市来的登山客,招待得非常殷勤,而我无端想起她最疼爱的侄女也曾这般殷勤地迎向我手心刀锋。

夏意未去,空气里卷着一层湿润,是一年中我最喜欢的天气。白天时走过了很多地方,养父曾居的旧宅还没塌,不知何时村里开始有了老屋闹鬼的传闻,那房子便一直空落落搁置在那里也没人有胆子买下。如果早些年回来没准我就买下了,如果早些年哥哥回来过,这房子肯定已经被烧了。当年...

【K/白绿】Underworld(待续)

*为了勉励自己更新,先把短小(……)而不精悍的开头丢上来。

*私设,平行世界梗。绿组胜利结局有。

*无责任OOC。


 他看到了过去的幻影。


  从一片雾气中漾出,起先是墨色的线条,勾连成完整的身体轮廓,拼凑出一个人形。之后那个模糊的人走向前来,像是光穿透雾,亡者从黄泉河底幽幽浮起。

  他过去不信神明,现在也照样不肯皈依。石板赋予人类力量,同时也不吝赠给他傲慢:人类无法抵达伊甸,他就要让理想国度降临现世,创建无限自由的乐园。而后他理想成真——地下基地那一场战斗至今已满一年之期,这一天故地重游,他亲手杀死...

【FZ+LC跨剧组拉郎】第三神国。

◎FZ卫宫切嗣vs. LC冥王亚伦

◎设定:圣杯战争期间的切嗣的灵魂被卷入the Lost Canvas中,并被亚伦听到了他深切愿望的心声。

◎一年前老物,不科学世界观+不科学拉郎+人物OOC产物。


Act.0 序幕


  黑暗,黑暗,黑暗,黑暗的帷幕渗出了斑斓的色彩。他漂浮在半空,恣意涂抹的光艳色块环绕着他,混乱却肃穆安宁。


  “欢迎来到我的画室——”

  站在色彩无法触及的黑暗深处的神祗浅浅一笑。

  “——在那凡体肉躯之下隐藏着僭越神灵的妄执之念的,凡人·卫...

存梗占个tag。

世界A走官方剧情线,流、磐死亡,世界B相反,社和宗像战死,石板解放。A世界的社遇到B世界的流。


慢慢填,先占坑。

【K/血族AU】向死而生

  1. 私设注意。血族背景,全员不死族,私心拉长时间线,至少给阿流足够的充电时间,日常动一动胳膊手指什么的(……)

  2. 有空再修。


章二 (1)


  磐舟从宿醉的余梦里醒过来的时候,流还维持着他入睡前的姿势端坐在软椅上。他扶着酒醒后头痛欲裂的脑袋颤巍巍起身,晃神看见虚拟显示屏的荧光在流的脸上投映出一层虚幻的瓷白,已死在胸腔的心脏像是突地一震,差点没稳住身体又栽回沙发里。

  皱巴巴还散发着酒气的黑衣沉沉搭在身上,很不舒服,磐舟懒得管。银链随着他走动一步一颠,金属撞击的响声在这极静的地下隐约带了几分诡异。他从冰柜里取出两袋血浆,一...

【K/血族AU】向死而生

*剧场版剧情快忘光了,所以删掉安娜成王那一段的情节。这里的设定是安娜顺利成王,没有被绿族绑架,因此矮脚桌这边对绿族的情报比tv更少。


章一(3)


  三个人的鞋子踩着藤廊潮湿的木地板,三种高低不一的音色。

  宗像礼司不加掩饰的探究视线就直勾勾钉在白银之王的背上。他心想这几年与其他王权者接触的机会多得有点过头了,赤王,白银之王,黄金之王,还有无色之王。诸王现身搅得时局动荡人心惶然,第一王权者被那个狐狸脸从天空的王座强行推下的整件事也透着一种事出反常的诡异。 

  这一段路过于漫长,诡异的事件又不得其解,便有了...

【K/血族AU】向死而生

*修改了下情节,和tv剧情有不一致(。


章一(2)


  谈话进入了不舒服的僵持。双方皆有誓要守卫的领土,因此断然拒绝让步。起初飘摇的细小雨丝已然有向瓢泼大雨发展的趋势,宗像放弃了那柄被浇得湿透的纸伞。青蓝色的圣域无声地环绕着他和淡岛世理,雨滴所处的空间为血族之王的压迫感所扭曲,隔绝出一片干燥的区域。

  非时院无法长久地控制德雷斯顿石板,这个血族至宝蕴含的能量必然会泄露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对于职责为维护血族与人类之壁障的宗像礼司来说绝不能坐视这等事态发生。但非时院同样无法舍弃这件宝物。他们扮演血族社会唯一权威性的组织这个角色已长达数个世纪,...

【血族AU】向死而生

文/陆含光


食用须知:

1. 异能者=血族,王权者=血族的王。背景私设多,且逻辑死。

2. 因为生命漫长,角色性格稍微有修改(……)OOC别打我(。

3. 没有大纲,没有存稿,语言拖沓,结构混乱,更新缓慢,文笔惨不忍睹。

4. 本意是想写绿组的故事,所以虽然第一章跟流没什么关系,还是打上了比水流的tag。小流大概在第二章左右出现。

5. 背景是血族,全员都有神棍上身的倾向。非教徒,如果宗教相关的部分出错请严厉指出。


章一(1)


  “现在,请向御前大人进行最后的告别。”...


真的没有人吃流伏流吗。孤独地卖着安利(然而并没有粮。

比水流:“从你国中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你会跟我合得来的。”

图源好像是p站,ID忘了(……)侵删。

©Lux | Powered by LOFTER